主页 > 时评洞察 >I ♥ KAOHSIUNG Reclaimed Public Space of >


I ♥ KAOHSIUNG Reclaimed Public Space of


2020-08-15

责任主编:孙穷理

大高雄市民们,是否你和我一样感受到,高雄是个求新求变的城市?

但是,你有看到这城中可爱的历史文化和住民,已面临到生存的危机吗?

我去年搬来高雄,发现到空间私有化及商业化的趋势明显。一是房地产广告特多,仲介门市常为全台业绩之冠,也感受到高楼豪宅推陈出新,我住的博爱路社区内空地不少,但闲置不及一季就见建地围篱。此外,我也觉得市府很热衷举办名产摊贩聚集的节庆、灯会烟花秀和世运热、又大力提倡自行车夜骑疯,主流媒体常宣传公共建设计画,例如中都及凸仔底公园的绿美化工程、隐入地下的台铁铁道、造价高的华丽捷运、轻轨及空中缆车、观景桥等。同时,我认识到城市努力朝向发展大众休闲娱乐的消费商圈,如梦时代、三多、新崛江、汉神巨蛋、新左营三越、流行音乐中心及义大世界开发案。

族繁不及备载。试图冷静看这些快速变化,我其实忧心及甚至恐惧不已。因为这城市快速的发展,不断重现的剧本,是去旧布新,是弃文从商。都市文化快速交付主人身份给财团及炒作者。人们没注意到整体人民产业活动与生活可用的各种空间,往往因为如此的求新重商,而被在地主要政商(或学术或媒体)力量重新安排的趋势。当然可预见的,旧有的人、故事及景物,渐不复在。所以,我认为关心高雄的人,都可开始一个市民运动-咱疼高雄:争取爱的公共空间,积极重新诠释爱或疼这个概念,如何布署自己在意的使用空间或地方,争取改变现有大幅偏向政商操作的私有空间,以提倡人人去找到及建构爱的公共空间。

我骑机车常行经五福四路、中山路,处处见房屋招租、求售的标语,尤见造价惊人的高捷场站週边。去到中央公园或爱河畔,街头艺人、咖啡座还是餐厅,吸引驻留的仍只是週边商圈消费的客人或路过的自行车族。炎热港都,只能靠单车夜骑自我安慰,不然就是大举进驻的健身休闲中心。至于曾经和女儿想去世运场馆运动,只能在外围散步,却最终遥望着只供付费入场的演唱会场。上课校外导览时,来到假日人颇多的驳二艺术特区及公园二路,沿途见贩售着自行车用品及冷饮的小贩,走马看花文创活动,却仍会瞥见一两家没被拆迁的五金业者。这公园路近半的五金业被拆成绿化公园,旁边伴着劳工博物馆,真是好一个关怀劳工的城市!令人同时怀念起在去年世运前急忙排除的鼓山渡船头二十几艘舢舨船及业者。我近日参与环保团体后,才观察到生活的空间中社区居民对自己权益及未来子孙的环境,如此无力及消极,例如像仁武台塑边的居民长年饮用厂区放流而污染的地下水及井水,或是义大世界大举开发观音山林造娱乐城的环保疑义,都尚不见乡民或在地师生的有力反应。

当然,我自己参与的社会团体目前在推动「打狗驿全区复甦」,面对令人忧心的脉络除了上述的城市新兴地景外,也主要是官方以大型开发为导向的都更计划,未来将旗津、盐埕及哈玛星改造成水岸城市、流行音乐中心、动画软体园区、休闲娱乐区等及新颖昂贵公共运输计画中。这些城市新象,全然漠视城市居民使用上的差异性以及既有空间的长远文化经济价值。一方面,我认为主流产官一意孤行地的原因是掌握了都市想听的话,他们现在很会用一般民意及主流媒体肯定的流行语言,如美化、文明、创意、创新、永续、生态、幸福、健康及社会参与等,来包装这些被重新安排(或排除的)人民产业活动与生活可用的空间。这些语言是背后複杂的政商利益的最好文化工具,大家以为住在天下/远见评估的幸福城市里。

当然另一方面,既有的产业及生活空间弱势之小众,是否只能靠边站,默然接受?因为试问,这些已经开发或开发中的私有空间都是汲汲于经营生意,有哪几项是真的关注人民及土地?能否开放供全民免费使用?例如得到容积奖励的豪宅区会对外开放公共空间?世运结束后的场馆该不该由全民使用?流行音乐中心是供在地较边缘团体还是北部天团?能否打造高雄每社区都有室内运动休闲中心?

如果不能,我们一开始只能DIY,学涂鸦般地干扰、剌赛,先尽到告知的工作,就是在钉死那些挂着社区经济发展为名而图利的家伙。再来,我主张这类文化行动值得各种社团来一同连结,我们散播的信号是要打破既有的秩序,是要揭示这个过去至今曾美丽而有爱的城市,于各个空间将有更糟糕的推土机及怪手来敲敲敲…他们要来开发我们生存记忆,来刬除我们的身家财产,来毁坏我们深爱的的人事物,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今日用文化、用艺术、用爱回来争取的空间,将破除对于权势者的恐惧...这才是最美。来听三铁音乐会。

相关讯息:三铁音乐会 6/6(日)将登场! http://blog.xuite.net/dogpig.art/xox333/3421813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