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航天生命 >和羽总宾主情难再续 拉锡或提前辞教练职 >


和羽总宾主情难再续 拉锡或提前辞教练职


2020-06-25

和羽总宾主情难再续 拉锡或提前辞教练职

直言和大马羽总的宾主情已再难继续,拉锡西迪不排除或在今年12月的合约到期之前,即辞去国家队单打教练一职。

在格拉斯哥共运保不住自1990年就不曾旁落的男单金牌后,大马羽总会长东姑丹斯里马哈里尔矛头直指拉锡,表示若教练无法激发球员所有潜能,那可能是教练而非球员的错。

拉锡随后反击,指马哈里尔的指责并不公平,两人爆发隔空对骂。

更甚的是,马哈里尔和教练组其他成员召开会议,但表示毫不知情的拉锡不但不被纳入包括2016年里约奥运的未来4年计划,而且更不会随队出战8月25日至31日举行的哥本哈根世界羽毛球锦标赛,让他直言自己被边缘化。

还没决定下一步

“显然现在我在大马羽总的日子已进入倒数,但我还没有决定下一步。若不再需要我,我随时可以另谋出路。

“我会看接下来几个月的情况,若还是面对不公平对待,我会离开,否则就等到12月约满再看。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留下来的想法。”

他对自己在羽总的处境感到难过。“就好像其他教练,我们只是想完成自己工作,训练球员。我不喜欢处于这状况,处处被上司挑刺。

“我知道我肯定不会一辈子在羽总,总有一天会离开,但肯定不是以这样的情况。我真的很难过,在国家队的10年生涯必须这样结束。”

这名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男单铜牌得主对马哈里尔的管理屡爆冲突,更在去年9月19日时以不满新管理层的变动提出辞职,但10天后被青体部部长凯利说服留下。

纳兹米:平和商讨解纷争

大马羽总荣誉会长拿督斯里纳兹米则希望,双方能一起平和商讨,找出解决的方法。

去年7月卸任的这名前会长说,他不想插手现任会长马哈里尔和拉锡之间的纠纷。“这事情应该是他们之前解决,我不想插手或充当中间人。”

他认为,争执和互相指责不管在什幺总会都并非好事,反而开诚布公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而这也是分析大马羽总内部不足之处的最佳时机。

“找到问题后,另一部分就是要找到解决之道。”

凯利:停止指责对话解分歧

青体部部长凯利要大马羽总会长东姑丹斯里马哈里尔和国家队单打教练拉锡西迪停止公开互相指责,反而应该面对面对话才能解决两人之间的分歧。

凯利认为,任何一方对另一方不满都不应该将课题带上媒体。

“我已通知他们,应该立刻停止这样的隔空对骂,毕竟双方都同属大马羽总。若有不满,应该是约出来会谈,没必要通过媒体辩论。”

凯利点出,尽管丢了男单金牌,但羽毛球在共运表现可说很好,共赢得混合团体赛、男双和女双三面金牌。

“大马羽总当务之急是解决男单球员的问题,现在看来除了李宗伟,没有更好的球员了;此外,羽总也应该聘请一名技术总监,监督国家队球员的所有计划。”

他也提醒大马羽总要立即把在5月的新德里汤杯打进决赛后,在教练奖励计划下所获得的1万6000令吉拨款交给有关单位。“这些是给教练的奖励,大马羽总没有权利扣留。”

詹姆斯:勿为球员表现怪罪教练

不应该为球员的表现不佳怪罪教练,前高表现总监拿督詹姆斯西华拉兹认为,大马羽总甚至因此将拉锡西迪摒除在哥本哈根世界锦标赛之外,是匪夷所思的。

詹姆斯强调,不应将国家队表现不好完全归咎于教练。

“我想,刘国伦是因为资历和在5月新德里汤杯的表现得以入选。若大马羽总觉得他状况不佳,那就应该再调整,为何让刘国伦参赛后,又因他没能交出表现而怪罪拉锡?

“我看不到羽总怪罪拉锡选择刘国伦参赛的道理,对我来说,大马羽总也有责任,因为是他们批准的,拉锡只是做推荐。”

较早前,拉锡不在出征世界锦标赛的教练名单,詹姆斯认为这并不合理,因球员尤其是男单一哥李宗伟都还需要拉锡的效力和专才。

“这次世羽赛对李宗伟而言非常重要,因为在中国劲敌林丹没参赛下,这次是他最好的夺冠机会,因此他需要熟悉的教练随行。”

南兰:期望远超出能力

尽管男单刘国伦的表现成为千夫所指,但国家体育学院总执行长拿督南兰医生挺出为他说话,直言有时候期望是远超出能力。

在南兰眼中,刘国伦还是勇气可嘉,尽管他只能协助大马捍卫混合团体赛金牌,但却没能保住男单金牌。

“我很难给出答案,但有时候我们忘记了他曾在汤杯6个月前曾受伤,恢复后又仅有多少的训练时间。有时候,是我们所寄予的期望是远超出他的能力。”

他希望批评者别迫使球员提前退役,这只会浪费栽培所耗费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也认同必须要对症下药,协助刘国伦克服问题。

“我是一名医疗人员,因此也以病人的角度来看刘国伦的问题。除了找出病因,也得研究他此前成功的原因和时机,是巧合或当时的计划完善。”

张维峰‧刘国伦:输球是我们责任

为保不住共运男单金牌负起责任,张维峰和刘国伦认为,因他们的表现而归咎于拉锡是非常不公平的。

张维峰说:“输球是我们的责任,不应该责怪拉锡。对我来说,他是个好教练。他的训练计划很好,否则我们也不会在今年5月的新德里汤杯有好的表现。

“当我们在汤杯夺得亚军时,拉锡或其他教练有得到应有的赞扬吗?我们在共运也成功捍卫了混合团体赛金牌,现在他却被怪责,仿佛这完全没有一点他的功劳。”

刘国伦则难过拉锡成为了代罪羔羊。“我们应负起部分的责任,不能全部都怪罪教练。毕竟,我们才是参赛的球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