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航天生命 >报生纸烧毁重新申请‧华印混血儿变马来人 >


报生纸烧毁重新申请‧华印混血儿变马来人


2020-07-11

报生纸烧毁重新申请‧华印混血儿变马来人(森美兰‧芙蓉5日讯)一名华印混血儿申诉,他的报生纸多年前在火灾中烧毁,重新申请后,名字却被国民登记局加上“Bin”字而令他变成了马来人,连宗教也被改为回教。这个误会令他饱受困扰,无法与妻子注册,更令他最担心死后会引发争尸后遗症。投诉者罗斯里(39岁)週五在汝来市议员颜志淼的安排下向媒体解释整个错综複杂的情况说,其家族源于马六甲,祖父吴江春是华裔,祖母勒姆则是峇峇娘惹。宗教被改为回教罗斯里的父亲吴德芳出生时,刚好日战时期,祖父吴江春去了日本3年,罗斯里的祖母在登记姓名时出了错,以致父亲吴德芳的名字变成马来名字Mahad Bin Sulaiman。罗斯里说,其实父亲Mahad的中文名是吴德芳,但由于是以马来名登记,所以父亲与印裔母亲巴拉娃蒂结婚后,7名孩子也必须以马来文命名。“原本,我们7兄弟姐妹的本名都没有放Bin,报生纸种族及宗教一栏也是写华裔和佛教。我的本名叫Roseli Mahad,但在我11岁那年住家发生大火及报生纸被烧光后,家族姓名也从此改写。”罗斯里透露,火灾后,父母带7兄弟姐妹到登记局重新申请报生纸,新的报生纸都在7兄弟姐妹的名字加了bin或bte字眼,种族和宗教也被改成巫裔和回教。“我的名字变成了Roseli Bin Mahad,我曾将此事告诉父母,但他们不懂多了一个bin及bte的含义,所以不以为意,但我们7兄弟姐妹却因名字多了一个字而饱受困扰。”罗斯里指出,他在1996年通过律师协助下,成功将报生纸的种族及宗教一栏换回华裔及佛教,但依然无法换回本名,这也导致他与印裔妻子结婚多年无法注册。他说,他与印裔妻子乌沙结婚后育有4名孩子,分别是吴美玲(7岁)、吴特利(4岁)、吴美香(3岁)及吴美金(4个月),但由于本身的名字多了一个Bin,他不愿带着马来名注册,因此婚姻注册局建议他换名后才注册,但苦等至今仍无法成功换名。令人费解的是,登记局却接受罗斯里的孩子报生纸以中文名命名。罗斯里的4名孩子报生纸上的姓皆注册为Ng,其中儿子吴特利的注册名字是Ng Tek Lee。买屋拒绝土着优惠罗斯里声称,他在买屋子时原本可以因“土着名字”而获得折扣,但他却拒绝这个优惠。他说,他从小到大都是过华人新年及到神庙拜神,所以他希望换回华人名字吴国华。“虽然我和弟妹是华印混血儿,但我们从小就读华校,每个人都能操一口流利华语。”罗斯里说,他在中学时期被教师误会为马来人,每当斋戒月来临或宗教课时,教师都会因为他没有斋戒及上宗教课而鞭打他。“虽然我和老师解释我不是马来人,但老师还是不相信,并把父母叫来学校了解详情。”他申诉,从小到大,他都因这些问题而面对他人异样眼光,甚至工作后大家都以为他是马来人,所以当他没有斋戒时,同僚都会感到奇怪及讶异。律师收钱未解决换名罗斯里曾在1997年寻求一名律师的协助,成功把报生纸的种族及宗教换回华裔和佛教。接着他在2005年寻找另一名律师协助更换中文名,但律师收取3000令吉后,拖了6年,至今仍未解决问题。他透露,该名律师向他声称,既然种族及宗教已经恢复原籍,所以换名非大问题。律师要求每人支付1000令吉手续费,即7兄弟姐妹共需支付7000令吉。“我们先缴付了3000令吉,但至今已经6年了,换名还是没有结果。令人气愤的是,该名律师不断推搪,除了不接电话,就算我亲自上门找他也拒见。”罗斯里说,他不希望逝世后也不得安宁,担心出现争夺遗体问题。他的叔叔就是因为拥有马来名字而葬在回教墓地。他透露,除了父亲及已故叔叔外,他的姑姑已经成功换回中文名,姑姑也不断跟进他们的事件,希望整个家族能够换回华文名。“姑姑之前曾叫我爸爸和叔叔换名,但他们却不当一回事,所以引发现在一连串複杂问题。”市议员允尽力协助汝来市议员颜志淼指出,虽然整个问题複杂及牵涉层面广泛,但他会尽力协助罗斯里换回中文名。他说,他已致电国民登记局反映问题及了解详情,证实罗斯里报生纸上虽是马来名字,但种族及宗教一栏确实注明华裔及佛教。“我相信从报生纸的种族及宗教来看,要换名并不是不可能,只是会花一些时间来处理。”●第一代祖父:吴江春(华裔)祖母:Lembut Bte Kudin(峇峇娘惹)●第二代父亲:Mahad Bin Sulaiman(华裔,又名吴德芳)母亲:Paravathy A/P Suppiah(印裔)●第三代投诉者:Roseli Bin Mahad(华印混血儿)妻子:Usha A/P Subramaniam(印裔)‧2011.08.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