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趋势制造 >如「仙丹」般缩短牲畜成长期的抗生素,是如何给人们带来可怕的连 >


如「仙丹」般缩短牲畜成长期的抗生素,是如何给人们带来可怕的连


2020-07-02

据估计,全球每年餵给猪、牛、鸡等牲畜的抗生素用量约有一万吨,这些抗生素并不是用来治疗病痛,而是为了让牠们快速增加体重。然而,没有人知道为何数量会如此惊人,就连人类每年都吞下近一千三百吨的抗生素。有过重问题的人口与日遽增,探究其因,或许不只是因为人们吃得太多、食物的热量过高,抑或是运动量不足,而是那些用来消灭微生物的药物所造成的。

1948年,美国正试图从战后残破不堪的局势中重新振作,也就是这个时期,医疗界首度使用抗生素成功拯救了许多受伤士兵的生命,朱克斯(Thomas Hughes Jukes)则从中观察到一种特殊现象。当时这名生物学家正在寻找一种能让鸡只快速成长的物质,因为战后时期的鸡饲料严重匮乏,供应量相当吃紧,鸡农尝试以廉价的大豆粉取代价格逐日上扬的鱼粉,不过他们发现这类植物性饲料显然少了某种动物成长所需的重要成分。

没多久,人们确定这种促进成长的成分就是维他命B12 ,朱克斯的雇主美国立达药厂随即意识到这种新的饲料补给元素能带来上百万的业绩。

朱克斯知道细菌能製造出维他命B12 ,因此开始寻找可以大量生产的对象。这天,朱克斯独自站在实验室为鸡只秤重,这些鸡只的饲料掺进了一种从土壤细菌提炼的无菌萃取物。正当同事和家人共聚一堂庆祝耶诞夜之际,他找到了足以改变世界的新发明。

製造脂肪的药物

当时,肝脏被公认为是摄取维他命B12的最佳来源,但是以细菌萃取物饲养的鸡只却足足比那些饲料里仅掺进肝脏萃取物的鸟禽成长快了百分之20。一开始朱克斯以为这种破纪录的成长速度是因为微生物的萃取物含有特别大量的维他命B12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真正的幕后推手,让鸡只得以变身为一座又一座挥舞着翅膀的超级肉山。

除了维他命B,朱克斯所测试的细菌还製造出一种名为金霉素(Chlortetracyclin)的抗生素,当时立达药厂出于其他动机希望在短时间内大量生产这种可以用来治疗人类细菌感染的药物。朱克斯将这份堪称新型成长加速器的样本交给同事进行后续检测,但他并未提及样本里除了维他命B,还含有些许抗生素的成分。

检测出来的结果相当惊人,尤其是猪只的样本,朱克斯的同事向他报告,其中有个猪圈的成长速率增加了三倍之多。朱克斯直到1950年才公开了抗生素的祕密,自此,他所发现的混合物在全国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也让他从相关当局顺利取得製造许可。至于抗生素如何成功让牲畜体重在短时间内直线上升,这个问题到今天都还是个谜。

朱克斯和他发现的成长激素甚至在同一年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很快地,那些没有採用朱克斯这门神奇配方的畜牧业者几乎不再具有竞争力,这股风潮也在短时间内席捲了全世界,牲畜的饲料槽里其实不只掺进了金霉素,还有各种之后陆续发现的抗生素。

没多久,全球牛只所摄取的抗生素总量已经超过人类因医疗需求而服用的数量,事实上这些牛只看来都还算健康,应该不致需要用药。在欧洲,饲料中的微量抗生素原本被视为农牧业的一大功臣,但从2006年起,欧盟已全面禁止畜牧业使用抗生素。这项禁令并非出于保护动物的立场,而是为了因应与日俱增的抗药性威胁,尤其这项警讯不单出现在动物身上,就连食用肉类的人类也无可倖免。

面对重症病患的医生更是陷入无药可治的窘境,单是美国每年就有两百万人感染抗药性细菌,其中约有两万三千人死于这类传染病。然而直至2013年12月为止,美国政府依然允许畜牧业使用生长促进剂;在欧洲,抗生素仅限医治牲畜时使用,但仍有畜牧业者以此为由,私自在牲畜平日的饲料中拌入类似药剂。

大幅缩短牲畜成长期固然让人欣喜,然而人们从未预料到,一开始出现在猪棚的抗药性后来竟会一发不可收拾。可怕的是,抗生素给人们带来的连环效应还不仅于此。

富裕国家的人民在年满18岁之前,通常会接受十到二十次不等的抗生素治疗,在纽约担任内科医学教授的布雷塞指出:「抗生素一向很受欢迎,因为无论医生或是患者都认为这种治疗方式所带来的副作用多是短暂的,并不会留下长期的后遗症,」然而,这却是「一个致命性的错误。」

如「仙丹」般缩短牲畜成长期的抗生素,是如何给人们带来可怕的连

布雷塞(Martin J. Blaser)在80年代针对肆虐农场的动物传染病进行了一系列的相关研究。一开始,他发现畜牧业者在猪只、牛群以及鸡只的饲料中添加了用量惊人的抗生素,直到有名农人向他说明,这幺做能让动物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重。

经过数年的研究,布雷塞终于发现问题癥结所在:对他而言,以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是一场大规模的动物实验,只是人们同时也应该考虑到这些药物是否会对人体造成影响。「农人为了让猪只肥美而给予牲畜生长促进剂,那幺换作把这些添加剂餵养给孩子时,又会有什幺样的结果呢?」对年幼的牲畜来说,这些抑菌物质所带来的生长效果特别显着,正因如此,布雷塞益加强调此类添加剂对孩童可能造成的危害。

布雷塞目前所主导的实验室位于东曼哈顿一所退伍军人医院里,这所医院同时也隶属于他任职的大学医学部。这里主要的患者大多是自战场退下的伤病士兵,候在一楼大厅的他们若不是等着医生叫号,就是希望能跟人聊上几句。

空蕩蕩的裤管垂挂在轮椅上,大厅里有面墙上写着:「在此,我们见证到自由的代价。」并非所有的退役军人都因战伤前来求诊,有些可能是心血管出了问题,或是患得了未曾上过战场的一般美国民众也会有的毛病。在候诊的人群中,总能见到不少臃肿的体态。

电梯里张贴着告示,提醒医护人员切勿在公开场合对病患多加议论。布雷塞的办公室则位于病患几乎不会到访的七楼,这是一层格局开阔的阁楼,而在这里唯一有过胖问题的就只有由布雷塞同事负责餵养的老鼠。儘管抗生素用在畜牧业的效果已广为人知,布雷塞仍仔细研究实验室里老鼠的变化。

研究人员除了使用猪农测量猪只体重的磅秤,更利用X光机、核磁共振成像仪和层析仪做更进一步的分析,并透过观察脂肪层底下不断成长的肌肉得知长时间使用抗生素所产生的效果。

实验室的人员比照美国农场的牲畜,餵养给老鼠等量的抗生素,持续餵养一段时间后,每只老鼠增长了约百分之25的脂肪,但是牠们的体重却只比未食用抗生素的对照组多出了一些。在抗生素的加持下,儘管实验组的老鼠并没有吃得比较多,牠们成长的速度就跟农场上的鸡只与猪群一样显着。

然而,研究人员透过其他方法从这些实验动物的肠道所看到的现象并不是增长,而是减少。儘管已有大量细菌死去,实际情况仍不尽符合人们的期待,因为它们并未遭到全面歼灭,而是只有一部分;同时,菌种的组成也跟着发生变化,连带影响到整个生态系统的代谢,让身体得以从饮食中摄取到更多养分。

由此,布雷塞与他的研究团队发现,抗生素会促使基因产物将更多的糖转化为脂肪;不单如此,受到波及的还有动物体内的荷尔蒙平衡,这些细菌会送出讯号,使得老鼠的身体不但製造、同时也囤积更多脂肪。经过上述一连串异动与变化,实验室里的老鼠便成了足以提供更多能量的肥美肉块。

从老鼠到人类

布雷塞认为,在发育阶段服用抗生素可能导致体重直线上升,这一点可从逐年增长的过重人口得到印证;他更强调,若在婴儿未满六个月以前给予抗生素,那幺等他成长到三岁时,体重过重的风险会增加百分之二十。另外,好几年前就已经证实,体重合乎标準的人所拥有的肠内正常菌丛和体重过胖者的肠道微生物群系在特质上有显着不同,不过这种改变只是过重的后果之一,并非导致过重的原因。其他研究也发现,抗生素会导致体重正常者的肠道菌相逐渐往肥胖者的方向发展,不过至今我们仍未有足够证据证明抗生素会使人发胖。

为了验证自己的理论,布雷塞另外进行了一个实验,他的两位女同事循着某种可以让一个正常体重的美国孩童负荷的频率断断续续餵给实验室老鼠抗生素:每隔没多久就给予高剂量的用药,就像在治疗严重的感染症状。实验结果显示,这些动物的体重直线上升,尤其当牠们摄取含有丰富脂肪的食物时,体重飙升的情况更加明显。

在第三回的实验中,布雷塞在老鼠的饮用水中加入极少量的抗生素,同时也餵给牠们含有抗生素的肉类或乳汁,而且这次还以持续不断的方式进行餵食,但只有偶尔才给予高剂量。「这是我们利用药物所能製造出来最接近真实的刺激因,」这位医生说,「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微乎其微的分量是否杀死了老鼠肠道里的细菌,但我确认这些细菌发生了改变。」许多实验证明,就算抗生素的用量少到不能再少,还是会抑制细菌的成长。「要影响微生物的平衡,只要一点点就非常足够了。」

儘管布雷塞声称他们在实验室里尽可能让一切彷彿在「真实的」世界受到「刺激」一样,但是要将这类老鼠实验的结果直接套用到人类身上仍然有其限制,毕竟这些在特定控制条件底下成长的实验室动物彼此间基因相似的程度远超过十九世纪近亲通婚的欧洲贵族,牠们甚至连肠内菌相也几乎无异。然而,如果我们观察一百个人的肠道菌群,就会发现一百种不同的组合,而每种菌相就像指纹一样独一无二,「假设两个人吃下同一种食物,相同的营养成分在两人体内却会产生不同的作用。」史丹佛大学的感染学学者大卫.雷尔曼(David Relman)如此表示。

同样的道理,抗生素对肠内菌丛的影响也会因人而异。雷尔曼在2010年让受试者服用广效性抗生素赛普沙辛(Ciprofloxacin),然后清点他们粪便样本里的细菌数量。不同的菌种对这种化学喷剂呈现了各形各色的反应:有些完全置身事外,有些则从画面消失几个星期后又重新现身,如果不断重覆这项疗程,某些菌种就可能面临彻底消失的危机。「抗生素似乎改变了个人体内细菌总量的基本状态,」雷尔曼指出,「但我们并不清楚这会造成什幺后果。」

本文摘自《细菌:我们的生命共同体》,商周出版。

如「仙丹」般缩短牲畜成长期的抗生素,是如何给人们带来可怕的连


上一篇:
下一篇: